詹大南跟随徐海东南征北战
发布时间:2020-10-15 14:06 来源: 组织部

詹大南将军的半生几乎是在炮火中度过的。1934年11月随红25军长征历经战阵,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中屡建奇功,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,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。

  在长征时期,詹大南曾作为徐海东的保卫干事,跟随徐海东南征北战,谱写了许多传奇故事,至今仍为人称道。

  背着徐海东冲出重围

  1931年,16岁的詹大南与16位同乡一起报名参加了红军。1934年4月,鄂豫皖省委召开会议期间,詹大南担任徐海东的保卫干事(当时称保卫员)。

  当保卫干事不久,詹大南随徐海东回老家看望首长的妈妈。孰料第二天一早,闻讯而至的敌人突然包围了村子,刹那间枪声大作,混战中一枚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朝着徐海东滚过来,詹大南飞身将徐海东扑倒在地,一声巨响后徐海东的腿还是被一块弹片炸伤了,顿时血流如注。

  情急之下,詹大南背起徐海东便往村外冲,其他警卫战士排成人墙,端起驳壳枪形成一道密集火力网,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突至村外,路上正好遇见和自己同年参军的弟弟詹大海,两人一起轮换背着徐海东,最终摆脱了敌人、送至医院急救。

  事后,徐海东充满感激地对詹大南说:“小詹,这次要不是你后果不堪设想,你是好样的!”

  被命令骑马

  1934年11月26日,长征途中的红25军一路拼杀来到位于河南省方城县城东北方向10多公里的独树镇,拟向河南省西部的伏牛山穿插,不料国民党豫鄂皖3省围剿总队所属的40军第115旅和骑兵团已于2小时前到达,并抢先占领段庄、马庄、七里岗等一线阵地,向红军先头部队发起猛攻,红军仓促转入防御。敌人把红25军包围起来。

  当时,天寒地冻,许多指战员都因手指冻僵,一时拉不开枪栓甚至连扳机都扣不动。稀散零星的火力根本无法有效反击敌人,加上地形平坦,我军几乎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,人员伤亡严重,形势万分危急。

  红25军政委吴焕先见状,抽出一把大刀,身先士卒,率部与敌人展开肉搏,一时间呈胶着状态。此刻,敌军已从两翼包抄上来,千钧一发之际,副军长徐海东率223团及时赶到,一番恶战,终于打退了敌人的冲锋。

  入夜后,徐海东见敌人包围有所松懈,立即部署连夜转移。红军部队在泥水里整整急行军一个通宵,最终在叶县保安寨以北的沈庄附近,穿过许(昌)南(阳)公路,27日拂晓进入伏牛山东麓。

  至此,红25军以不足3000人的兵力击退了数十倍的堵击之敌,完成了向陕北挺进的战略转移任务,彻底粉碎了敌人的追堵计划。

  战斗中,詹大南随徐海东猛打猛冲,脚踝被敌人的一颗子弹打穿了,无法行走。徐海东把给自己驮军用品的骡子让给詹大南骑。詹大南说什么也不要,但徐海东告诉他:必须骑,这是命令。

  就这样,詹大南骑着骡子走了10天,谁知骡子竟死了,詹大南十分内疚,但徐海东立即又给詹大南一匹马骑,并再次告诉他:必须骑,这是命令。

  时值12月份,天寒地冻,詹大南的伤脚蹬在马镫上,过河时伤脚就泡在水里,到了宿营地脚和马镫早已冻在一起了,要用火先将冰烤融化才能下马,痛苦程度令常人难以想象。

  红25军医院院长钱信忠每天都会及时为詹大南换药,才控制住了伤势恶化。加上詹大南身体素质很好,十几天后,詹大南自己能走了,就立即把马还给徐海东,而徐海东把马让给另一位伤员骑。

  围歼敌师长

  1935年9月,红25军率先到达陕北苏区永平镇,与刘志丹率领的红军会师,改编为红15军团。11月初,编入红一方面军。

  为彻底粉碎国民党军对陕北根据地的第三次“围剿”,把革命大本营安在西北,毛泽东主持召开重要会议,决心打一个大的歼灭战。

  11月上旬,红15军团遵照毛泽东的命令,先后攻下张村驿、东村、套通等敌占据点,并派出一支小部队到直罗镇、黑水寺一带活动,作为警戒和引诱敌人。同时,红1军团也采取了相应的行动。

  11月20日,国民党军第109师在飞机的掩护下,大摇大摆地开进了直罗镇。

  当天晚上,中央军委下达命令:21日拂晓发起攻击。红15军团按照原定方案,从张村驿一带出发,连夜急行军,赶到指定位置,并悄悄地占领了直罗镇南面的高地。

  21日拂晓,进攻开始了。红15军团首先发起攻击,徐海东站在镇南侧一个刚攻占的高地上,指挥部队向直罗镇内攻击,打得敌人惊慌失措,红1军团则隐蔽在山上,等待敌人进入伏击圈。

  敌人企图占领山顶制高点。当他们快爬到山顶时,却遭到红1军团的当头痛击。在红军的夹击下,敌人很快被消灭。

  第二天拂晓,詹大南陪同徐海东去前线察看情况。他们向北刚拐一个弯,就发现玉米地里有一个人影在晃动。詹大南冲上去,活捉了敌人一名伙夫。经徐海东审问,伙夫供出了有一股敌人簇拥着敌师长牛元峰已经渡河逃跑。

  徐海东听后,立即命令詹大南带少共营跟踪追击。他对詹大南说:“抓不住牛元峰莫回来!”

  詹大南向少共营传达了徐海东军团长的命令,然后带着部队,沿着敌人留下的踪迹猛扑过去,终于在夏家沟南面山头上,追上了敌人。

  敌人边打边撤,詹大南紧追不放,接连追了10多个山头,将敌人逼入一个山谷。前方的红225团一部堵住了敌人的退路。詹大南乘机冲上去,两面夹攻,猛打一阵。在战斗中,詹大南边追边问抓到的俘虏,查问牛元峰的下落。一个敌伤兵对詹大南说:“牛师长、参谋长与卫队一起,都在前面。”

  大约9时,战斗结束,但还没有发现敌师长。詹大南经过询问,得知绝对不会有敌人漏网后,开始逐一审讯俘虏,在最后围歼敌人的地方,查出了混在俘虏群中的敌师参谋长。

  詹大南大声问:“你们师长呢?”敌参谋长指着离詹大南10多步远的山坡上的一具死尸说:“那就是牛师长。”詹大南听后并没有立即相信他的话,又问了几个俘虏。并从敌参谋长身上搜出《军官录》,依照上面的照片进行比对,最后断定:牛元峰的确被红军击毙。

  由于事关重大,詹大南还是不放心,他从尸体上搜出一枚铜质狮头的私章,带着《军官录》和私章,跑去向徐海东汇报。经过徐海东认定,这枚私章是牛元峰的,詹大南这才放心。

  (摘自《人民政协报》2018年7月26日)


主办:杨凌示范区党工委组织部    咨询电话:029-87036685    网站地图

陕公网安备61909002000004号    陕ICP备15000236号-2